收藏 Collections from websites

一条条鲨鱼的尸体被运进鲨鱼处理工厂,在工作开始前,血淋淋的尸体被整齐的摆放在

一起。在气仙沼市,被捕获的鲨鱼是被完整送上岸的。在那里,每只鲨鱼的每个部分都

会被处理过,然后制成各种消费品。

今年7月初为期两天的探查中,我目睹了119吨大青鲨(Prionace glaucaof)、10吨鼠鲨

(Lamna ditropis)以及3吨短鳍尖吻鲭鲨(Isurus oxyrinchus)被搁在气仙沼市的码头。

更不别提那数以吨计的即将灭绝的蓝鳍金枪鱼(Thunnus thynnus),当然那又是另外一

个完全不同的故事。他们将政府的透明度上升到又一个级别,每一天都有数十吨鲨鱼被

捕杀,以满足日本唯一的鱼翅站点――气仙沼市的日常供给,公然的(当然明显也是厚

颜无耻的)、同时也接受游客造访。

经由气仙沼市处理过的鲨鱼鳍,有一半被中国预定,主要是香港和上海。对于那些中国

富豪而言,气仙沼市的鱼翅便是优质或者奢侈的象征,甚至可以已成为流传于圈内的顶

级品牌。45岁的�山先生是气仙沼市的鲨鱼鳍处理工人,他说:"这里有大量鱼鳍被送

去上海,数目非常可观,因为那里有许多富人。相比中国从亚洲、中东或者非洲等其他

地区预定的鱼翅,我们这里的出品可以要价更高。尽管中国人也有自己的鱼翅,但他们

更喜欢日本的品牌。"

从鱼翅是美味佳肴这一根源出发,一切似乎也就不是什么令人惊讶的事,然而更让人意

想不到的是气仙沼市加工的鱼翅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事实上是供国内消费。和中国一样,

鱼翅汤也是日本的婚宴、公司宴会以及其他特殊场合上极为常见的一道菜式,用以显示

举办人的财力。此外,还有大量在气仙沼市周围进行着鱼翅加工的星罗棋布的小型食品

工厂,他们的出品通常供给日本的中国饭店,当然,这样的饭店也为数不少。其他的则

销往酒店,用于新婚摆酒或公司宴会。

在古时,鲨鱼鱼翅有时会作为黄金的替代品,被日本商人用于与中国的交易,由此足以

窥见鱼翅的价值,也正因如此,不难理解如今日本对翅片干燥场所的所在地仍讳莫如

深。虽然有大量鱼鳍被海运至中国做晒干处理,但中国的确切晒干地点事实上是个更加

重大的机密。

如今,气仙沼市的渔港看来运气已大不如前。曾经的繁荣不再,空气中弥漫中一种衰落

的气味。由于畸形发展和成长过快,如今已进入了老化阶段。与之相似,人们对鱼翅的

偏好态度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所转变。香港公众对鱼翅汤的情绪开始慢慢转向抗拒,

而据天然资源保护管理论者表示,气仙沼市这种肆虐行为已经严重地危机到了全球鲨鱼

的数量及平衡。在气仙沼市还是日本一个被遗忘的小角落的古代,鱼翅汤曾是当地的传

统菜肴。而当时的另一个传统则是以小型渔船出海捕鲨。

然而这种传统,伴随着现代捕鱼技术的日趋先进,比如,更坚韧更长的鱼线的出现,以

及船只远离港口的时间和距离的增长,无疑成为了鲨鱼生存灾难的根源。据日本渔业署

数据显示,日本国内猎鲨取鳍的数目自上世纪60年代末以来有减半趋势。1969年,日本

捕捉并上岸的鲨鱼总数约6万5千吨。而去年的总数则降低到3万5千吨,其中气仙沼市的

捕鲨量占了全国约90%。

猜您喜欢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Tuesday, July 20th, 2010 at 4:34 pm and is filed under 收藏.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skip to the end and leave a response. Pinging is currently not allowed.




Add Comment

Leave a Reply

Comment Rules

  • Example Rule 1
  • Comment rule 2
  • 3. Bold Rule
  • more...

Copyright ©2017 收藏.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