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Collections from websites

3月16日,任欣带着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干了一件她自认为比天大的事。她悄悄发了一条短信。当时,她在家里,坐在卧室床边的小凳上,不敢乱动,也不能。她被手铐铐住了。一副闪着光的铁手铐,半米长的铁链,把她与身前的电脑桌紧紧系在一起。丈夫在另一个房间,不知在忙什么,可能在打游戏。家里没有其他人,任欣非常惊恐,飞快地在手机上写,生怕丈夫突然冲进来。“求求你们救救我吧,我被人家锁起来了,在做骗人的事情,数目高达几十万。”短信发给了12110,是警方。主要就这30个字。任欣又飞快地删除短信,抬头望了望室外,庆幸丈夫没进屋。接下来,就听天由命了……警察前来解救任欣时,她正被铐在电脑桌边,与网友聊天。

事后回忆起当时报警的情景,任欣说她是故作平静,实则忐忑:警方收到了吗?警察会相信自己说的吗?会上门来调查吗?来很多警察吗?自己会被抓起来吗?会判刑吗?……就在任欣惶惶不安时,离她不远的沙坪坝派出所的民警们正在研究短信,布置解救行动。晚上11点,12110就第一时间把任欣的报警短信转给了沙坪坝派出所。解救人质最为重要,不能耽搁!杨所长准备当晚就采取行动。他召集几名警官分析短信,确定行动方案。按行动方案,四五名警察几分钟就赶到沙滨路某小区28楼。敲门声响起,丈夫从猫眼看了看,吓了一大跳,跑回卧室凶狠地问任欣:“为什么警察来了?”“我怎么知道!”任欣反问。门开了。出现在警察面前的是一个20多岁的黝黑男子,高1.7米左右,面相斯文,戴着金边眼镜。这就是任欣的丈夫陈强。他既惊讶又一脸疑惑。警察迅速进屋搜寻,看到惊人一幕。“为什么铐住她?”警察厉声问。“她是我老婆,在外面找男人,铐起来是教育她。”陈强狡辩。两人被带往派出所,任欣噩梦般的生活结束了。

这个摄像头,不知是任欣与网友聊天的工具,还是丈夫监控他的工具。任欣,忠县人,父母在她七岁时离了婚,从此跟爷爷奶奶生活。噩梦从2008年开始,痛苦常常始于快乐。那年,20岁的任欣到上海打工,在网吧收钱,认识了大她一岁的福建男子陈强。清秀、白皙的任欣让黝黑的陈强着迷了,他拼了命追求她。“一开始他对我真的很好,好得让人反感,从小还没人对我那样好过”。即使经历数次争吵、逃离,2011年女儿的出世,还是让他们结婚了。两人都没有工作,生活成为迫切的大问题。“从那时候起,陈强就逼我上网骗钱。”他甚至在家里装了一个新的摄像头,对准任欣的电脑桌,每次出门时把门反锁,自己在外面也可以通过手机监控。今年3月,陈强的监控升级,把任欣铐在桌上逼她聊天骗钱。陈强因涉嫌非法拘禁、诈骗已被警方刑事拘留。至于任欣,是在陈强胁迫的情况下实施诈骗犯罪,且未从中受利,按照刑法规定应当不追究刑事责任。

任欣回到家里收拾衣服。未来,还有很多现实问题要面对。跟前的任欣,尽管双眼红肿,仍难掩秀丽,紧身牛仔裤配搭短皮上衣,让1.62米高的她身材苗条,白皙的皮肤使得她脸上淡淡的雀斑清晰可见,厚厚的嘴唇,如果涂抹上红红的唇膏,估计会吸引更多注意——但她说,陈强常常不准她化妆,说素颜更诱人。也不知什么原因,她在两边的头发上编了两条辫子。任欣从衣柜里拿了几件衣服,有绿色的大衣,颜色鲜艳的围巾,又从阳台的衣架上收了两件,一一叠好,装进一个不大的箱子。

靠着老婆与网友聊天骗来的钱,陈强买了这台宝马5系。任欣不知道在这台车里,陈强与多少女人发生过故事。这些年一共骗了多少钱?任欣说不清,不过她的转账记录显示,从去年8月到案发时,共收到了60多万元。骗来的钱首先满足一家人的生活开支,其次买房买车,剩下的被陈强挥霍殆尽。

陈强落网时,身着睡衣。他万万没有想到会被妻子举报。虽然,这一切都是情理之中的事。任欣只草草读过初中,却对骗网上那些男人的钱有自己的方法,男人一旦欲望上头,就愚蠢了。“人没有欲望,是不会被骗的”,这是任欣的体悟,也是她“业绩”如此之好的原因。

任欣形容与陈强的这些年,简直是“地狱般的日子”。在任欣心目中,陈强是一个恶魔的形象,“这么多年对他只有仇恨,恨不得杀了他”。任欣弯曲的左手小指。身体的伤痛可以过去,但内心的伤痕,恐怕永远无法愈合。任欣向我们伸出微微发抖的左手,只见小指关节已经变形,指尖比正常的小了一半,疑似被削掉一块肉后愈合。捋开她的头发,头上有一道被球棒打裂的伤疤,头皮在灯光下显得惨白。陈强脾气暴躁,动不动就打她,甚至拿菜刀砍

任欣是一个善于唆哄男人的女人,她为何长期甘受陈强欺辱而不想方设法摆脱?其实,真正控制任欣的是她的两个顾忌:女儿最重要,她不想给女儿幼小心灵蒙上阴影;其次是家人,陈强威胁过她,如果她真的要彻底摆脱他,他要报复她的家人。2016年7月,任欣逃到大连,身无分文,在两个尼姑庵待了一个月。尼姑庵的那段经历,让任欣开始信佛。

事物从量变到质变,总有一个临界点,这也是引爆点。3月初,任欣近乎于惯例性地再次出走,到了湖南,与之前一样,陈强还是很快找到了她。但不一样的是,回到家,陈强从网上买来手铐和铁链,每天把她铐锁在电脑桌上,并规定她每天必须骗取数千元的任务。任欣忍无可忍,终于爆发了,任欣痛下决心要结束这种“地狱般的生活”,准备采取行动反抗。在任欣偷录作为证据的视频中,电脑播放的是那首《夜空中最亮的星》,这是任欣特别喜欢的歌,和网友聊天时常常播放,“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夜空中最亮的星,请照亮我前行……”任欣提着箱子和她姑姑还有王警官一起走了,随着她的背影慢慢远去,一个伤心的旧世界也渐渐褪去。

警方提醒:忍让也是一种纵容。 2016年3月1日,《反家暴法》正式实施,到今年3月正好一周年。在家庭中,对暴力的忍让,只会让施暴者变得更肆无忌惮,任欣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所以,警方提醒广大群众,一定要敢于对家庭暴力说不,当第一次遇到家庭暴力行为时,就要通过图片、视频、音频等方式保留好相关证据,及时报警求助。(考虑当事人的要求,文中任欣、陈强均为化名)

Source: 男子把妻子铐桌上逼她网聊骗钱 半年骗了60多万(组图)

猜您喜欢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Monday, March 27th, 2017 at 8:15 am and is filed under 人文文化.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skip to the end and leave a response. Pinging is currently not allowed.




Add Comment

Leave a Reply

Comment Rules

  • Example Rule 1
  • Comment rule 2
  • 3. Bold Rule
  • more...

Copyright ©2017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