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Collections from websites

李婷(发言者)热衷社会服务,活跃在诸多非营利组织中,为移民和梦想生发声。(记者洪群超/摄影)

 

梦想生想到未来,悲从中来。(美联社)

记者李雪、洪群超、特派员许惠敏、黄惠玲/连线报导

川普政府3日宣布废欧巴马总统时期的“梦想生计画”(DACA)后,曾受益于DACA的无证华人学生在可能被递解的恐惧中各寻出路;南加华裔梦想生梁雨秀曾靠DACA走出无证阴影,但她坚信即使废除DACA,“也不会再回到阴影中。”

‧梁雨秀:不是结局 继续斗争

在DACA政策出台前,梁雨秀经历了阴影中的童年和青春期;来自广州的父母在墨西哥生下她后,在她五岁那年带她偷渡来美。“每当我必须拿出我的墨西哥护照时,我觉得很无助,很害怕”,走在路上看见警察也心惊胆战,受欺凌也不敢吭声。

由于不能念大学,梁雨秀看着一起长大的同学继续自己的人生道路,上大学、毕业、工作,她自己“好像被卡在一个人生暂停键上。”

2012年申请获得暂缓递解后,梁雨秀形容那种感觉不可思议,连考驾照、获得SSN这般平常的事都令她欣喜,“人生终于开始了”。

她完成了学业,又因会讲英语、粤语和西班牙语,成为抢手人才;她今年刚搬到湾区,在一家协助移民和低收入家庭的非盈利机构做外展协调员。

未料川普政府5日宣布终止DACA,让她这场短暂的美梦再度蒙上阴影,但梁雨秀说,因为DACA,她已经不再是五年前的自己,她表示不会再回到以前担惊受怕的状态。

“这个宣布对我来说不是一个结局,我会继续斗争。”梁雨秀说,她甚至未想过是否会面临被遣返,回到那个她仅有朦胧记忆的墨西哥,她只是觉得仍有改变现状的希望,“我没有时间浪费在恐惧上。”

不过,26岁的“童年抵美暂缓遣返计画”华裔受益人李婷,并不像梁雨秀那样乐观。

‧李婷:恐失工作 前途未卜

在5日DACA被宣布废除后,人在纽约的李婷不仅面临失业,她热爱的工作也不得不停止,被递解的恐惧也再度袭来,令她再感未卜的前途。

自1998年持旅游签证随家人从澳门来美后逾期居留,七岁的李婷懵懵懂懂就成了无证移民;纽约市公立学校不问身分,李婷从小学一路读到纽约市立大学勃鲁克学院毕业。

还记得2012年,当欧巴马总统宣布DACA项目时,李婷对申请与否颇为犹豫,“这意味着把我的无证身分完全暴露给政府。”

李婷回忆,决定申请后,她不仅要提交所有旅行文件,还要详列过去十年的每一个住址,递交所有上学纪录,要打指纹,做详尽的背景调查。

2013年DACA申请获批后,李婷先在大公司的国际市场部工作,目前受雇一家科技创业公司,从小到大的努力学习得以致用;她也热中社会服务,在多个非营利组织任职,为移民和“梦想生”发声。

“我感觉已生活在‘美国梦’之中。”李婷说,现在只能寄望国会,“我们已别无选择,只能相信,也只能朝此努力。”

在通过DACA计画调整身分,实现在美国安居乐业的梦想可能幻灭后,许多人都想到用同美国公民结婚的方式,让自己留下来。

‧黄俊光:尽快结婚 转换身分

13岁时随家人从中美洲哥斯达黎加持观光签证到美国,因为父母决定在美重新开始而身分黑掉的黄俊光(化名),在2012年DACA梦想生开放申请时,就成为第一批梦想生,希望可获得大学奖助学金。

“没有DACA,家里实在负担不起学费。”有三个兄弟姊妹的黄俊光在DACA获准后,顺利完成学业,目前在一家企业服务;他的工作许可将于明年初到期,川普废除DACA,就无法继续使用梦想生身分留美。

但黄俊光说,他会考虑尽快和恋爱多年、有公民身分的女友结婚,但他非常担心同样也拿DACA还在就学的弟弟、妹妹。

他说,父母年纪大了,对于未来待在哪里,没有太多顾虑,但在美国长大的弟妹,如果因此沦为无证,将对前途造成很大冲击,哥斯达黎加早已无亲人,是“回不去的家”,现在唯一寄望国会可以体谅“非志愿选择滞留美国年轻学子”的难处,尽快通过相关立法,给他们重生机会。

包括黄俊光在内的三名华人学生,在2012年透过当时于华埠更好团结联盟工作、现任伊州州众议员马静仪,申请取得DACA;马静仪提到,当时这几位华人学生申请DACA,都很杰出,而申请主要原因,都是希望可以替家中减轻学费负担。

31岁的珍妮佛(化名)幼时和母亲持观光签证来美,母亲为躲避台湾丈夫家暴逾期居留至今已25年。获得教育硕士学位的珍妮佛一直当保母维生,直到五年前受DACA计画保护,获得工作权,开始走出阴暗角落,找到智库的研究工作。

“我六岁就来美国,美国就是我的国家,我家也在这里。”川普当选总统后,原本不相信婚姻的珍妮佛在考虑数月后,最近和爱情长跑多年的男友修成正果,“我早预料川普会中止DACA计画”。尽管珍妮佛的身分问题解决,但她的母亲到现在都没有合法身分。

 

Source: 梦想生:人生既因DACA开始 就不再回归无证阴影(图)

猜您喜欢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Wednesday, September 6th, 2017 at 12:30 pm and is filed under 人文文化.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skip to the end and leave a response. Pinging is currently not allowed.




Add Comment

Leave a Reply

Comment Rules

  • Example Rule 1
  • Comment rule 2
  • 3. Bold Rule
  • more...

Copyright ©2017 收藏.
%d bloggers like this: